<tbody id="pc7w4"></tbody>
      1. <nav id="pc7w4"></nav>
      2. / EN
        收藏本站

        記一次難忘的風暴

    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19-05-22 查看次數:148

        記一次難忘的風暴

        作者:高信甫

        那是20159月,我在圣泰輪擔任二副,那個航次從智利MEJILLONES裝化肥回鲅魚圈,在離港的第二天,天清氣爽,惠風和暢,太平洋上暗涌波動,船搖的特別厲害,午飯后去駕駛臺接班時才釋疑,船長告訴我,據電報,智利的圣地亞哥發生8.2級地震,地震波綿延數千里,所以才有如此巨大的涌浪,導致船舶橫搖劇烈。我們繼續前行,使用橫向線走在夏威夷南部,計劃穿過大嶼海峽進黃海。十月初,船舶正在接近日本,根據氣象導航的預測,在東京東南600海里的地方,著名的“魔鬼海”上,正在形成一個發展中的低壓,氣導建議我們改向西北,經津輕海峽,進入黃海。如此做,是夢魘的開始。

        果然猜的不錯,這個發展中的低壓,在海上盤踞一陣后,迅速加強了,升級為臺風“CHOIWAN”。方向向北偏東快速移動,正好在我們改向后前進的方向上。說實話,當時改向時,我就預感不太妙,因為臭名昭著的魔鬼海三角洲海水溫度比氣溫高,這導致附近時常出現異常的波浪,很多船在那里發生了不好的事情,令航海人聞而生畏,我總覺得走那片海域是觸霉頭的。后來根據氣導的意見我們還是走在這個航線上,遭遇了這場風暴,讓我真正見識了大海的力量,重新刷新了我理解中的大風大浪,和對大海的敬畏。

        遭遇風暴那天,108日,一夜無眠。因為搖,會讓你不停的在床上翻身,根本睡不著。我從搖曳中醒來,來到餐廳。看了一眼午餐,我搖了搖頭,瞥見大廚在苦笑。在這樣的天氣條件下,廚子終于可以冠冕堂皇的糊弄我們,他煮了一大鍋亂燉。“實在是太搖了,真的沒辦法炒菜”會成了他今天重復最多的話吧。但我必須補充一下體力,才有力氣與壞天氣搏斗。我透過餐廳的窗,看到外面不可翻越一般的浪墻。一朵朵浪花開在墻沿兒上。我從來沒有碰到這樣惡劣的天氣,中心氣壓956HP,在臺風的東南象限,瞬時風速67-71KTS,如此大的風我第一次見,心中不免打鼓哇。輪機長是一個年齡花甲的老頭兒,身材略高大,精神頭兒挺足,他跑到駕駛臺,跟船長講主機負荷太大了,得減速。船長面露難色,坐在沙發上思考。沒有得到答復的輪機長在駕駛臺踱步,他來來回回的走,讓我心煩意亂。操舵的緬甸舵工水平實在是一般。左舵擺了右舵擺。看的我氣不打一處來。輪機長站住突然說:“你看,你看,等會甲板上浪把龍蝦拍到船上,晚上可以就烤來吃。”船長坐在駕駛臺的沙發上沒好氣的“哼”了一聲。我苦笑道:“甲板上浪這么嚴重,誰敢到甲板上去撿龍蝦?不要命啦?”當我抬頭向船長望去,他黑著臉接到:“你別理他!”我悻悻的閉上嘴巴。專心看著甲板上的浪花。傾斜儀左邊25度一下,右邊25度一下,最大的擺幅有30度以上,我想我的手如果再長一點點,當船搖到一側最大擺幅的時候,我站在駕駛臺兩翼,伸手就能舀到海面的水。而甲板上,左舷甲板上浪,水流到右舷,又與右舷上浪舀起來的水相撞,飛起了浪花。浪花被風吹的飛起來,變成白色棉絮一般,又快速落入水中消失了。放眼望去,十幾米高的浪潮,一個接一個的撲來,每個波峰上的浪花都被風吹起來,白色的棉絮一般,絲線一般,洋面上全部都是這樣。到處籠罩著霧一般。但我知道這不是霧。

        就這樣,一個200多米長,45000載重噸的鋼鐵巨獸在駭浪之中搖曳著,顛簸著,艱難的做困獸之斗,嗷嗷的直叫喚。讓我的額頭一次又一次的皺起。最精彩的一次撞擊,船頭撞進一個正在成長的浪峰之上,那瞬間,巨獸像是展開了一對幾十米長的白色翅膀,想要展翅飛翔一般。接著,浪花翅膀被風驅散,霧化,將一艙的視野淹沒,然后是二艙,三艙,四艙,五艙。撲啦!啪!狠狠的拍打在駕駛臺的玻璃上。在駕駛臺的所有人都嗷嗷的叫起來。有恐懼的,也有興奮的。而我被深深的震撼了。瞪大了雙眼,屏住呼吸,去感受這大海的狂怒。他狂妄的出現在我們面前,像大海怪一樣,揮舞著數不清楚的觸手,獰笑著展示著他的實力,肆無忌憚的凌虐著這艘我認為稱得上鋼鐵巨獸的“圣泰輪”,抽打他,朝著他怒吼,對他進行恐嚇。這“巨獸”,嗚咽著顫抖,哀求著,徹底的向他臣服。而我們在這巨獸上,更顯得微不足道。

        戰戰兢兢的頂風航行了一天,本來為避風走的津輕海峽之路,航行起來異常艱難。最大的風速87.1KTS出現在清晨大副值班的時候,據他講,船當時已經沒有了前進速度,GPS檢測到的船速-0.10.7KTS。再到晚上時,船長埋怨完氣導公司,決定改向,離開臺風的影響范圍,320°改為165°。順風航行了幾個小時以后,再次改向大嶼海峽方向。這航線前前后后被我改了十余次,最終還是回到了初始的計劃上。而臺風,北上日本北海道登陸去了。后續排查中發現,甲板上有幾個手腕粗的入艙扶手欄桿,被大浪打的歪向了一邊。五艙的機械通風的通風罩被浪擊變形。圣泰輪是在韓國STX船廠制造的,才下水沒幾年,船體結構,主機等各方面性能都不錯的巴拿馬靈便型船舶。船舶安全到達老鐵山水道,我個人也完成了環游地球一周的壯舉,成為了真正見識過大風和大浪的人。去探索偉大的深海航路回來的人,都有著驚心動魄的故事可以講,但愿我以后的航海生涯不要經過“魔鬼海”,不要再有87.1KTS的大風。

        我一直猜“CHOIWAN”到底是什么意思,“赤丸”OR“仇丸”?再后來,我從網絡上得知,臺風“CHOIWAN”被中文翻譯為“彩云”。


        上一篇:暫無信息

        下一篇:春又歸

        Copyright ◎ 2015 版權所有: 南通鑫諾洋船務有限公司所有

        蘇ICP備09046507號

        日日擼夜夜擼